盘点:​汉武帝​的七大罪状,一个更比一个恐怖

发布时间:2018-05-10 14:22:28 作者 : 看见历史

汉武大帝的名号想必不用多说了,小学生应该都知道,他独尊儒术,币制改革,首开丝路,开疆拓土,完全称得上千古一帝。但人无完人,汉武大帝同样也存在很多缺点,这里就来随意挑选他的七大罪状,罗列如下。

一、滥刑

清朝史学家赵翼的《二十二史札记》中就有这样的描述,罗列了汉武帝的刑罚,数量之多、规模之大、残酷之甚、持续之久,对社会产生了严重的危害。

书中说汉武帝时关押的犯人日益增多,俸禄两千石的官员,被廷尉羁押的就有数百人,其他审理定案的,一年达到了一千多宗,大的牵连拘捕和案件有关的几百人,小的几十人,远的几千里,近的几百里。罪犯被带到之后,狱吏就按照案宗审问,不承认就通过拷打得到想要的口供。

当时京城监狱里,犯人多达六七万,仅狱吏就增加了十万多人。由此可以看出当时刑罚的过度。

二、告密

这个我们昨天有文章说过了,就是当时为了打匈奴,国库亏空,为解决财政问题,汉武帝颁布了“算缗”令。这实际上是对商人、手工业者、高利贷者以及车船所征收的一种额外赋税。大家都开始藏匿财产,虚报逃税。

因为效果不大,后来汉武帝又再次颁布了“告缗”令,要求全国人民互相揭发告密,被举报藏匿财产者事实成立的话,将没收全部财产,还要戍边一年。举报者则可以获得被举报者财产的一半。如此一来,极大地鼓舞了卑劣的行径,大家争相揭发告密,甚至还不惜诬告。全国商贾大都因此破产,汉朝的经济遭到重创。

更不人道的一项税收是,三岁小孩便要开始纳“口赋(人头税)”,农民交不起,就只好将孩子杀死。

三、敛财

汉武帝这些年东征西讨,军费耗资巨大,连年入不敷出,民不聊生他不管,却又想出了敛财的损招儿。

比如前面提到的“算缗”令;还有将铸造业、盐业、酿造业等收归国有,官营官卖等;更有甚者,各地无法完成中央下达的纳税指标,汉武帝就命他们将土产作为赋税,上缴中央,随后中央再将收上来的土产转卖到别处,换取现金,充入国库。此外汉武帝还在长安城专门设置了一个官方机构,其职责就是投机倒把,与民争利。具体表现为:在市场上对各种商品贱买贵卖,辗转盘剥。

那他筹集到的这些战争经费能够顺利到达前线吗?司马迁对此就曾说过,“后勤补给六十四石粮食,只有一石运达前线。”可见他的军官,个顶个的都是贪污好手。

四、株连

汉武帝横征暴敛,严刑苛法,百姓铤而走险,啸聚成群,做起了盗贼来。随后他发兵缉捕却无济于事,于是乎,又创造出了一种新的苛律,那就是“盗起而不灭的地方,上至省部级高官,下至小干部,一律连坐处死。”

五、霸道

当汉武帝得知大宛国有一种名曰“汗血马”的宝马时,瞬间来了兴趣,立马派使者携带二十万两黄金前去购买,同时还用黄金铸造了一匹金马作为礼物,献给大宛国王毋寡。结果人家不为所动,认为汗血宝马是自己的国宝,不予出售。

汉朝使者恼羞成怒,当着毋寡的面,将金马摔碎,且骂骂咧咧地回去了。毋寡见状也是恼火,就命大将郁成王前去截住汉朝使者团,将他们全部杀掉。汉武帝得知消息后彻底怒了,在公元前102年派出大军,围攻了大宛国的都城。

此时大宛国的大臣们知道不敌,只好将毋寡杀掉求和,并交出了所有的汗血宝马,任由汉朝远征军挑选。最终他们挑选了三千多匹汗血宝马,带回了长安。这场不光彩的侵略战争,造成了十万汉朝将士的死伤。

六、恐怖

虽说汉武帝时期出现了“路不拾遗”的良好环境,但这却是得益于他那残酷的法令。当时规定但凡有偷窃行为者,不论大小,一律连坐论处,一次就株连几百人乃至上千人。

路上有任何遗失的物品,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因为一不小心捡了,他一家死还不算,亲戚好友、左邻右舍没一个能有活路。即便是自己的东西丢了,也往往不敢掉头去捡,因为那样很容易被误判为贪图别人的遗物,进而引来杀身之祸。

他试图用恐怖的手段来建立道德的规范,但由此引发的,始终只有恐怖。

七、集权

为了巩固皇权,汉武帝重新建立了政府,因此,汉朝历史上便有了“外廷和内朝”的说法。

外廷指的是丞相,内朝指的是大司马、大将军。丞相的权力在汉武帝一朝已经被削弱了。霍光执政的二十年,他是内朝的领袖,皇帝的废立全凭他一句话。因为权力过大,外廷形同虚设,国家也就成了霍氏一族的国家了,刘氏不过是个招牌而已。

有了霍光开创的先例,内朝重、外廷轻,这才有了后来的王莽(大司马、大将军)篡位。这是汉武帝集权所种下的恶果,怪不得别人。

公元前87年,汉武帝寿终正寝,终年70岁。终其一生,有功也有过,但这并不妨碍他能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之一,他让中国领土扩大了两倍,汉民族因他而命名。

关于盘点:​汉武帝​的七大罪状,一个更比一个恐怖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