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代君王夏桀,她是美艳佳人妺喜

2017-06-16 16:57:57 admin 夏朝

有施妹喜,眉目清兮。

妆霓彩衣,袅娜飞兮。

晶莹雨露,人之怜兮。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他是一代君王,她的美足够与江山匹敌。于是,上演了一段百转千回的爱情故事,更推进了一段历史残酷的演变。

   没有哪段爱情不是千疮百孔的,即使他是一代君王,她是美艳佳人妺喜,也不例外。他们之间,有着剪不断、理不清的情感纠葛。曾几何时,他坐拥江山仍嫌 不够,高处不胜寒的孤寂哪是普通人能体会、能理解的呢!他时常感觉身体里住着一只猛兽,厮咬着自己的内心,吞噬着自己的温暖。因此这样的夏桀,冷漠、无情 甚至是霸气十足,是理所当然的。

年少气盛的夏桀自比太阳,意一生为王。四方造反让他日日担忧。他也害怕,害怕跌落谷底,害怕人生还未 出现可能就要悄然离去。所以夏桀出兵,想从讨伐战乱中得到一丝快感。其实只是想平复四方躁动之心,换取自己的安宁清净。而攻打有施部落,原因原始而纯粹: 有施占据天时、地利,物产丰富且农业发达,实力超群。若攻打这里,其他四方之王定然心生畏惧,他可稳坐江山宝座。聪慧的男子总是懂得使计谋让江山牢固,懂 得强者自救。对于这种霸气的男子,若最终使酋长屈膝求和,献上牛羊马匹,他定然不屑一顾。就在他重重垂下眼睑,却独独无意一瞥望见她站在不远处,惊恐的眼 神盯着他。夏桀莫名的保护之感涌上心头,一瞬间足够泯灭过去所有疼痛伤害,他需要重生。

一段故事就这样缓缓拉开帷幕。为了她,夏桀开 始了一场浴血奋战。他从小就懂得适者生存的道理,也懂得想要的人靠祈求是无法得到的。他要赢,更要赢得她的心。一场战争长达几个月,彼此毫不妥协。终难逃 一劫,族人难抵夏桀强烈攻击。自愿请和,献上一批美女,而他心中早有打算。

夏桀知道她是酋长的妹妹,他们要求和,只要将她献上即可。一句话,谈和带走妺喜,没有余地。他对这个女子一见钟情,她那么美,就像一束阳光解冻了他多年冰封的心。

夏桀不是没有见过容貌极美的女子,而没有一人能给他如沐春风般的温和,没有人能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再没有比生存更好的事情。他是王,却也只是个普通的男子,他需要一个女子与她携手向前,嘘寒问暖,关怀体贴。他的心默默柔软起来,她又何尝不是。

妺喜第一次看见夏桀,他远远盯着她。她的心咯噔一下,凝视他时觉得呼吸都急促起来。她只觉在哪里见过他,或许在梦里,或许在前世。妺喜竟然不自觉地对这个男子心存期待。

   彼时,妺喜生长在这片辽阔的土地,没有悲伤、没有疼痛,自得其乐。哥哥宠她、爱她,美好的时日安稳清和,妺喜期待爱情,也期待家庭。却从未想过离开这 里,正因哥哥给予她太多,让她在优越的环境中成长。当哥哥对她说起一切缘由,妺喜没有丝毫犹豫,内心纵有万般不舍。她为那个男子的眼神倾倒,自知自己没有 丝毫的退路。

夏桀终于执手自己心爱的女人,他慌乱地拉着她的手,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此时,他的心中只有她——妺喜。他有多爱她,只有自己清楚。妺喜的美不是过错,更像是上天馈赠她的一份厚礼。她的美也足以让他欣喜若狂,趋之若鹜。

回到王宫后,只因妺喜一句话:宫殿怎会如此陈旧。他就着了魔般地为她另建新宫。夏桀正因为深爱她,不想让她受丝毫怠慢。纵然群臣纷纷反对,对他而言,无疑毫无作用。在这场爱情中,夏桀将一切交付于她,同时也奠定了日后的悲剧。

像夏桀这种孤傲的男子,他的爱直白突出却又夹杂些许生涩。他对她好,好到全天下都愿意成为她的附庸品,好到已经忘却最初的时光她还不爱他。妺喜在夏桀眼中是一块璞玉,需要细心雕琢、认真呵护。

新宫内外装饰有序,妺喜心中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忧伤,感觉自己是突然被关进一个笼子中的金丝雀,被人保管,于是心中对夏桀的好感荡然无存。她曾以为他是个不会被牵绊的男子,有思想、有分寸。可当所有想象回归到现实,失望的心情一直存在。

妺喜对他不再有初见时的悸动,更多的是莫名的感觉,喜欢一个人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对一个人改观又是另外一回事。后来的她,再也没有真心地笑过;后来的她,再也难以交付出她的全部真心。

   妺喜只觉夏桀的转变,她却不知夏桀此刻只想告诉她:有她在,他又何须仰望他方,她在的地方就是他安全的避所。他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与她三生三世,日日饮 酒,日日陪伴。她的行宫早已充斥着夏桀的气息:他的笑,他的爱,他的痴,他的狂。生命又岂是几番轮回才尘埃落定,她和他终究不适合。妺喜并不贪恋他给的荣 华锦衣,更不痴迷他的权力江山,她只是不了解他,从开始到最终都不了解。她害怕他终有一日弃她而去,她不知道夏桀爱她能否长达一生。人若寂寞,寻求某种释 放无疑是可怕的。

而她却不以为然,人的感情本身纠结矛盾。妺喜知道夏桀会满足她的一切要求,这种要求尽管无理取闹,她急于证明她的存 在可颠覆夏桀生活的重心。她做到了,甚至圆满地看到夏桀为了她放弃所有的模样。或许她亦是对他存有爱的,否则她怎么会看他醉酒心疼不已,否则他离开半步, 她便惊慌失措,否则她的心怎么会时而寂寞、时而丰盈。

那日,无意中听到玉帛撕裂的声音。许久未笑的她露出温柔。妺喜从来没有料想到, 为讨她欢心,夏桀甘愿付出一切在所不惜。夏桀变得盲目,昔日孤傲的男子失去了他所有的信念,他那么爱她,偏执地相信她一定会爱他更多。夏桀付出太多,但这 一切妺喜倘若真的接受,那也作罢。他和她互相猜疑,赌气般想看谁爱谁更多。夏桀从各地为妺喜收集各种名贵丝帛,妺喜心中大喜,夏桀终于还是在这场爱情的博 弈中败下阵来。妺喜没有料到,就因她一个微小动作,天下黎民百姓受尽苦难。

后世人皆感叹妺喜红颜祸水。她内心的孤寂谁人可诉,夏桀喜 欢她不是她的错,她出落得惊艳不是她的错。他爱她时,早已走火入魔,如痴如醉。爱情会使人失去理性变得异常敏感,何况夏桀曾是心高气傲的男子,一旦服软, 定是比常人更加难以自拔。妺喜多年后,再回味夏桀的目光,那是她见过最孤独的目光,就像她儿时看过夜空孤寂的月,清寒无比。两个受伤的人,想靠近的时候比 任何时候都难。

妺喜不是没有决定此生和夏桀共度,但她内心始终无法安定。就算住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中,就算有无比庞大的酒池,就算玉帛被撕裂无数次,她也始终将这些当做孤寂生命的调侃,看得越多越心生厌恶。

   《列女传·夏桀妺喜传》载:桀日夜与妺喜及宫女饮酒,无有休时。置妺喜于膝上,听用其言。”那时妺喜入宫几年后,也时常感到疲惫。夜夜笙歌,饮酒作 乐,一件事情一旦反复就让人疲惫。夏桀不理朝政,不关心百姓民生。她是女子没有那么宽阔的野心,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让一个男子忠于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只要 她获宠,只要她与她深爱的男子相伴,什么都是过眼云烟。爱情不是失去自我获得肯定,也不是要奉上所有给彼此。爱情是两个相爱的人,执手看世间良辰美景。

   夏桀亦是,他也时常疲惫。自妺喜入宫后,她竟然再无从前清澈的眼眸。多少个日夜看她忧愁满面,多少个年月看她寂寥背影,他内心从未有过的失落。那是他夏 桀深爱的女子,她却似乎并不爱他。此后,不间断的猜忌,不间断的害怕,不间断的给予与失去。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完全得到她的心,他怀疑他最初的决定是否已经 改变她的一生,才使得她无法直面现实,才使得她心中畏惧,无法交付真心。

终于累了、倦了,不想坚持了。夏桀心如浮萍,忽然被人打乱。 再回首时,他的国已慢慢走向衰亡。他没有怪她,正因为动了真情,他才肯放弃过去的年少气盛,才肯真心面对自己,和一个清秀如莲的女子携手一段路途。他知道 为了妺喜他负了天下人,可他自私地想真实地活一次。若不是她,他怎么懂得这个世间存有爱情,存有这般令他心动的人儿。

该来的还是来了,该走的也早已逝去。妺喜不知,他们相伴的时日无多。没有人要去衡量这场爱情中谁对谁错,也没有人刻意要将夏桀作为亡故君主。只是,夏桀没有料想到因为他的爱情,他葬送了江山和性命。

   商汤起义,人民早已不堪其苦。夏桀在宫中不知宫外苍生,早已直呼天之有日,犹吾之有民。日有亡哉?日亡吾亦亡矣”。他们派出间谍很快取得夏桀的信任, 当她沉醉在他的温柔中,其实早已断送了幸福。他不知,她早已忘却自我,想要赎罪,因为她,天下人民受尽苦难,而今唯有她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可她毕竟对他 还是有情的,纵然亡了国,她想要常伴他左右。

夏桀偕同妺喜逃亡,她的心不知为何终于安定下来。她知道在生死关头,他是爱她的,这一点就足够让她信任这个男子。他们踏上了漫漫逃亡路。一生一世顷刻即逝,他终究不堪忍受这般侮辱,在逃亡中死去。她亦相伴,此后,万年不变。

桀,人生是不是过于漫长,我们总在流离,也总在失去。”

妺喜,你可知此生能为你舟车劳顿我自甘愿,苍茫世间,牵你手足矣。”

浮生浮世

妺喜,夏朝第十七位君主履癸的王妃。公元前18世纪,夏桀发动大军攻打有施部落。有施氏为小国,国弱力薄不敢与夏朝为敌,愿意称臣纳贡。有施部落在灭亡及屈膝之间,有施部落酋长为了复仇而选择了屈膝求和,献出他们的牛羊、马匹、美女——包括酋长的妹妹妺喜”。

夏桀见妺喜貌美,心中大喜,遂罢兵带妺喜回到王宫。妺喜见王都宫殿陈旧,心中不悦,桀王为了讨好妺喜,造倾宫,筑瑶台,用玉石建造华贵的琼室及瑶台,以此作为离宫,终日饮宴淫尔,不理政事。

妺喜有三个癖好:一是笑看人们在规模大到可以划船的酒池里饮酒;二是笑听撕裂绢帛的声音;三是喜欢穿戴男人的官帽。终于,夏桀受妺喜癖好蛊惑,淫奢暴虐,人民不堪其苦,被商汤所灭,五百年的夏王朝走向灭亡。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更多

阅读排行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朝代故事 > 夏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