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首都为什么选择开封,而不是长安? | 刘三解

发布时间:2018-04-03 16:32:08 字数 :6495

其实这是个老问题了,从北宋建国之后就开始争论,开封这个四战之地究竟适不适合作为首都?上学的时候,三解也曾经有过疑惑,觉得是不是就是因为都城选得无险可守,才导致了“靖康耻”?

回答如下:

三解非常庆幸,离开学校之后还是涨了一点点见识的,所以,原本的疑惑已经解开了,其实宋太祖宋太宗才是真正的“知兵”皇帝,定都汴梁的选择,本身就综合了军事地理和经济地理的双重优点。

众所周知,北宋建国是在五代时后周的基础上,而后周脱胎于后晋、后汉两政权,由于五代国祚都不长,所以在制度体系上,有很强的承继关系。

在唐末五代的战略格局上,最重要的是两处枢纽,一个是太原,另一个是汴梁,而唐代的旧都长安和洛阳,反而因为长期的战乱破坏而地位有所下降。

太原是沙陀军事集团的老巢,本身也是天下雄城,历来是出强兵强藩;而汴梁则是政治、经济的中心,之所以如此,原因就在一个字上:

“河”!

北宋汴梁城号称四水贯都,就是城内水系发达,既可作为军事防御的屏障,也可作为运输的渠道,可以让四方的财富,通过水运,便捷、低成本地进入首都,从而供养从五代开始就越来越膨胀的禁军和家口。

我们必须注意的是,五代时,王朝与其说是统一政权,不如说是中原地区的最大割据政权,其基础的物资、人力来源,开始时就是中原这一块,包括今天河南省、山东省、河北省的一部分,往南则到淮河北部的江苏、安徽省一部。

而我们看上面的运河网,正好成为血管,深深扎入上述核心地区。

反观洛阳和长安,各自有各自的缺陷,比如长安,历史上成为“名都”的根本,就是关中平原发达的农业生产力,但是经过隋唐几百年的开发,其自然环境和地力已经损耗非常严重,哪怕是在唐朝的初年,大量脱产的人口聚集在长安,已经逼迫着皇帝带领百官到东都洛阳“就食”,中唐时,漕运更是成为命脉,漕船延误,竟然险些兵变,弄得皇帝和太子抱头痛哭,大喊我父子得救了。

有唐一代,从经济发达的关东地区向关中的漕运,一直受制于三门峡的砥柱天险,只能采取水陆联运,其中的人力、物力耗费巨大不说,本身就是一个战略性的“七寸”,被人掐住也是会死人的。

所以,历史上宋太祖确实曾研究过迁都长安的准备工作,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至于洛阳,在北宋本就是首都之一,即西京。

洛阳的好处是周围有群山环抱,有九个隘口可以供防御,这是“守”的好处,但是一个历史事实就是,在宋之后,再有没有哪个王朝将洛阳作为首都,原因何在?

根本问题就是中原地区水系面貌的巨大变迁,当然,说洛阳之前,还要科普一个知识,隋唐的大运河体系,实质上是对于秦汉时代全国水运体系的恢复,而不是凭空造出来的东西。

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

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以通宋、郑、陈、蔡、曹、卫,与济、汝、淮、泗会。于楚,西方则通渠汉水、云梦之野,东方则通沟江淮之间。于吴,则通渠三江、五湖。于齐,则通淄、济之间。

实际上,春秋战国时代鸿沟、邗沟等运河的开凿,早就将黄河、淮河、长江水系打通,通过便利的舟船运输,完成全国主要经济区域的沟通。

隋炀帝的大运河只是通过人工开凿的渠道和天然河道疏浚结合,将本就存在的水系重建,而洛阳兴建的轴心,就是上图之中贯穿而过的洛水,这条天然河道本就与黄河联系,在西汉武帝时代还能通行楼船。

然而,到了隋炀帝大业二年,却要另开漕渠从洛阳通洛口,名为“通远渠”,可以通行大船。到了唐玄宗开元十八年,哪怕是漕渠的水量也很难承接由黄河转行的江淮诸州输送的租庸物资了,所谓“漕洛干浅,船艘不通。”

可以说,自此之后,洛阳的水运一蹶不振,直到北宋元丰四年,文彦博做西京留守,重新引伊、洛水入漕河,水运通汴梁,但是《宋史》中详细记录了这一工程的实质:

名通舟楫,其实盗河以助洛之浅涸也。

也就是说,洛水的水量已经完全不足以行船,完全是靠人工放黄河水来接济水量,到宋哲宗时,黄河闸口放水,还能行船,一旦关闭则无法通航。

至此,洛阳通过全国性的运河水系获取物资的能力彻底断绝,这也就意味着成为一个拥有上百万脱产人口的首都的可能性,也完全丧失了。

以上着重讲了经济地理,下面说说军事。

过往讨论定都,一般人常说的是山川之险,比如关中四塞、洛阳九隘,甚至北京的燕山山脉都被拿出来大谈特谈,但这是“守”,而一个王朝,光守一个首都是没有意义的。

事实上,西汉王朝虽然定都长安,在洛阳、荥阳一线却有它在关东的另一大武力支柱,就是洛阳武库和敖仓,在吕后死后,齐、楚兴兵时,灌婴就在荥阳屯驻大军,七国之乱时,周亚夫也是先到荥阳接收部队,说明虽都于长安,却并不是龟缩在关中。

唐代定都长安,其野战兵团的编组却并非自长安出发,而是组建行军,以道征行,换句话说,汉唐的禁军往往不动。

对于五代王朝和北宋而言,都城除了守之外,还有禁军屯住的“攻”的需求,五代和宋都收天下精兵于禁军,使得禁军除了拱卫京都的礼仪、防御功能之外,还是全国最大的野战精锐兵团,要四方征战,就必须出兵迅捷,保障有力。

在没有铁路的中古时代,也唯有水运是最方便投放大军的机动手段了,汴梁发达的水系,正是一个极为合格的交通枢纽。此外,四方财货齐聚京师,也就让汴梁城成为一个绝佳的后勤补给基地,再随进攻距离的远近,建立二级基地,延河建立兵站线。

事实上,后周世宗柴荣北伐燕云时最重要的准备工作,就是修复河北的河道,建立水运补给的持续线路。

可见,北宋的定都选择,并不是胡乱折腾,或者“文弱”二字可以概括的。

-  E N D  -

关于 北宋首都为什么选择开封,而不是长安? | 刘三解 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