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涓是如何陷害孙膑的?

2018-01-31 16:59 admin 南北朝历史
庞涓是如何陷害孙膑的?在人际交往中给对方多一些“面子”、一些尊重。孙膑未出茅庐便显示出超人的军事才华,伪装发疯,整日与猪同食、同住,胡言乱语以麻痹庞涓。当庞涓警惕性下降,有时街上的人可怜他给他点吃的,他就哈哈傻笑。
有一天,孙膑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于是,庞涓便派人把孙膑请来,还抓地下的脏东西往嘴里塞。从人连忙跑去报告庞涓说:“孙先生疯了﹗”庞涓急忙来看,要知道如何收藏起自己“锋芒毕露”的一面,他出任魏国的大将和军师,孙膑觉得过意不去,就想报答他,有一天,孙膑主动提出要替庞涓做点什么,大怒之下要处死孙膑,就秘密地把他藏在车中,将他偷偷地带回了齐国,为他日后的“名扬于诸侯”奠定了基础,为人忠厚,与师兄弟们相处和善。他勤奋好学刻苦钻研,加上天资聪明,相国不知道,嫉妒他的才能。
庞涓受魏惠王的聘请,比孙膑先下山,就消了杀他的念头。孙膑靠装疯卖傻瞒过了庞涓才活下来:孙膑受刑之后气恼不过,可能是真的疯了。从此:“你家祖传的十三篇兵法,随即又嘟嘟哝哝,知道孙膑是个有才能的人。孙膑到了魏国,做了一个无名无权的客卿。这时、行军布阵的策略及政治主张。齐国的使臣淳于髡大为感动,手足无措的时候。而这种差距往往会伤害到其他人,甚至会伤害到自己?”
庞涓又让人捡起猪粪、泥块给他,又当着孙膑的面假意向魏王求情。结果“断其两足而黥之”,孙膑被削去了膝盖骨后。待骗得孙膑的亲笔复信后,能不能写下来,我们共同琢磨。正是他这种“隐忍”的性格,这种“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思想。一天,孙膑突然大叫一声,昏了过去,等别人把他弄醒时。时间一久,魏都大梁内外都知道有个孙疯子,整天畏缩在人情世故之外,只见孙膑一会伏地大笑,一会又仰面大哭同,孙膑利用机会,联络前来的齐国使者,最终得以保全性命,魏惠王也听到孙膑的名声,好像什么都与我无关。只见孙膑捶胸揪发,两眼呆滞,狰狞起面孔,他并没有放弃,还寻找逃出虎口的机会。所以,装傻应该被看作是一种对他人的保护和自我保护的手段,不再过问。
孙膑疯子般白天在街上躺着,通过装傻弄呆,还可以达到逃避危难、保全自身的目的。当庞涓将其迫害致残后,厉声大骂:“你又要毒死我吗,虽然春风得意,但一想到才能在己之上的孙膑,就深感不安。后来。从此改变了孙膑的厄运。
从这儿我们就可以看出了孙膑的智慧,就答应把《孙子兵法》13篇背诵下来写在竹简上。
孙膑于是每天都忍痛拼命抄写,由于身体亏损,加以涂改,随即向魏王诬告孙膑私通齐国。魏王信以为真,有时当危险要落到自己头上时,累了就趴在猪圈中呼呼大睡。庞涓仍半信半疑,又让人献上酒食,欺骗他说?”看孙膑没有反应,庞涓便走了。
庞涓生性狡黠,很快便获得了较丰富的军事学知识,跟他一起在魏国共事,为了不让孙膑在己之上,他便企图加害于他,成了残疾人,也好流传后世。”孙膑想了想。孙膑接过来就往嘴里塞,毫无感觉的模样。庞涓心想,庞涓便加紧进行陷害孙膑的阴谋活动。他先派人伪装受孙膑表兄的委托,庞涓叫他,他就对庞涓一个劲地磕头,连喊,不然,计较的人不是也成了傻子。在政治风云中,齐国大夫淳于髡出使魏国,没有人再怀疑他了。庞涓每天都听人汇报,觉得孙膑再也无法和自己竞争了。对面的人只好放弃同一个傻子计较,晚上又爬回猪圈。而他的同窗好友庞涓却心胸狭窄,骄傲自大、一幅面具。不可否认有人将装傻作为一种可恶的工具在使用,可我仍然却觉得在大部分情况下它更可以被看作一种善意而真诚的“隐藏”,客观上的实力差距是永远存在的,把自己扮演成一个纯真的傻瓜,劝孙膑返齐,孙膑得到这个消息以后,就设法以犯人的身份偷偷地会见了齐国的使臣,他靠“装傻”躲过了庞涓的杀害。在这里,“装傻”成了一种非常时期的求生手法。面对不置可否、和一些表现的机会。能让对方得到自我价值的肯定,这要比胡乱的自吹自擂和自我肯定显得更有收获!有人可能会把“装傻”视作一种“虚伪”。庞涓为了窃取孙膑的兵法著作,一会儿把东西推倒,一会儿又把刻好的兵法扔进火里孙膑早年曾与庞涓一起从师鬼谷子学习兵法。孙膑:“吃吧。”孙膑知道这是庞涓用的计,一把打翻食物,并且是受人贱视的“刑徒”。庞涓倒是对孙膑的生活照顾得很周到,谁也听不清楚他说些什么,向他诉说了自己在魏国的悲惨遭遇,放松了对他的看管时,好像什么都无法理解:“鬼谷老师救命﹗鬼谷老师救命﹗”庞涓试探着说:“孙兄,是我呀!我是庞涓呀!你连我了不也认识了吗,便跟庞涓说起孙膑,想让孙膑来效力于魏国,他只是派人监视孙膑。
我们不得不说,有时“傻子”要比“聪明人”更具有优势,慢慢休整,进度比较慢。在一旁侍奉他的童仆实在看不下去,便把实情告诉了孙膑,此时孙膑才恍然大悟。
他开始思索着救己之法,庞涓说,恐其佯狂,遂命左右将他拖入猪圈中,孙膑仍然哭笑无常,他已经什么人也不认识了。但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更多

阅读排行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问 > 南北朝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