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世忠,为什么叫他“韩泼五”呢?

2018-03-16 16:44 admin 宋朝历史
韩世忠,为什么叫他“韩泼五”呢? 为省仓负米之役世忠少时,慓悍绝人,不用鞭辔,能骑生马驹,呼为泼韩五,家贫无生业,嗜酒豪纵,不拘绳检
韩世忠是什么人,为什么双手才5指??  韩世忠(1089~1151)
  韩世忠平生战功赫赫,全身刀痕、箭疤累累,双手仅余5指。
  南宋著名抗金将领。字良臣。绥德(今属陕西)人。幼年家贫,年十八,应募入伍,性格粗犷、豪爽、嗜酒使气,人呼为韩泼五。能挽强弓,勇冠三军,在对西夏作战中屡立战功。宣和三年(1121),以偏将身份随王渊镇压方腊起义。宋金战争爆发后,韩世忠率部转战浚州(今河南浚县东南)、庆源府(今河北赵县)、大名府(今河北大名东北)等地,以少击众,是北宋末年官军中少见的一支劲旅。建炎元年(1127),宋高宗赵构即位,韩世忠任御营左军统制。建炎三年,以镇压临安苗傅、刘正彦政变有功,驻守镇江。金完颜宗弼率军渡江南侵,韩世忠退保长江口一带,在金兵北归时,以水军八千人,重返镇江江面,进兵邀击,将金军逼进黄天荡(今江苏南京东北),又尾追至建康(今南京),前后战斗四十日,给金军以巨大的打击。岳飞收复襄阳等地后,金与伪齐联合向两淮地区反扑。绍兴四年(1134),韩世忠伏兵大仪镇(今江苏扬州西北),击败敌军。此后,韩世忠移屯楚州(今江苏淮安)积极发展生产,联合山东义军,以不足三万人的兵力,使淮东成为保卫东南的重要屏障。在宋廷对金乞和的岁月里,韩世忠多次上书,揭露金之阴谋,坚决请战,与秦桧进行多次斗争。绍兴十年,在岳飞北伐的同时,韩世忠连克海州等地,十一年,奉命救援淮西,后被宋廷调回,任枢密使,解除兵权。秦桧迫害岳飞,举朝无敢言者,独韩世忠面诘秦桧误国,为岳飞伸张。绍兴和议后,他闭口不言兵,杜门谢客,以家乡清凉山为名,自号清凉居士,表示思念沦于金朝统治的故土。绍兴二十一年病逝,宋孝宗时追封蕲王,谥忠武。

参考资料: 邓恭三(广铭):《韩世忠年谱》,重庆独立出版社,1944。


韩世忠介绍600字谥忠武,为偏安一隅。 死后被拜为太师,追封通义郡王、张俊刘光世合称“中兴四将”。身材魁伟。这些赫赫战功,使得他从一名士兵韩世忠(1089~1151年),陕西省绥德县人,字良臣,两宋之际的名将,汉族,一步步地被提拔为副尉、承节郎、军统制、团练使、节度使,并历任为江南东、西路宣抚使、兼河南、北诸路招讨使等要职,进太保,封英国公,封咸安郡王,18岁应募从军、广西曹成、淮南李横;孝宗时,又追封蕲王、淮阳刘豫等反叛、摇摇欲坠的南宋支撑了几十年。英勇善战,胸怀韬略,追封通义郡王;孝宗时,又追封蕲王,谥号忠武,不肯依附丞相秦桧,为岳飞遭陷害而鸣不平,在抗击西夏和金的战争中为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潭国公。死后被赠为太师,而且在平定各地的叛乱中也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为官正派。绍兴十三年,配飨高宗庙廷。是南宋朝一位颇有影响的人物。
韩世忠在抗击西夏和金国的战争中为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在平定各地的叛乱中也作出了重大的贡献。除平定方腊外,还为宋庭平定了建安范汝为,与岳飞,勇猛过人。出身贫寒
韩世忠与岳飞?嫉恶如仇之人,而非贪生怕死之辈。韩世忠这种胆识,他虽也受秦桧迫害,但毕竟保全了性命,幸亏高宗网开一面,将奏折留中不发,世忠才侥幸躲过一劫。而岳飞却没有这种幸运,世忠愤愤不平地说:“‘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秦桧对他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俎豆不绝,而且有关岳飞的戏曲、小说以及当今史学家为岳飞写的传记也已深入人心。再加上秦桧百般进谗。
  其实,韩世忠虽没有岳飞死得悲壮;虽被褫夺了兵柄,秦桧唆使言官弹劾世忠,欲置他于死地,岳飞是家弦户诵的民族英雄。韩世忠却未能享有这种荣耀,必流涕极言”。他与岳飞极力反对与金议和,但也算得上刚正亢直。 “国仇未报壮志老,多次上疏请求收复失地,均为秦桧所抑。”当韩世忠骑着蹇驴。“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至今我们仍能想象得到岳飞大书“天日昭昭,一个个钳口结舌,权倾朝野,群臣莫不仰其鼻息!岳飞蒙冤,满朝文武慑于秦桧淫威。而今人是否也应该给韩世忠以一席之地,便注定了岳飞被杀的厄运,却无力回天,剩下的就只有激流勇退,归隐林泉一途了。“自此杜门谢客,绝口不言兵,时跨驴携酒,从一二奚童,纵游西湖以自乐。”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韩世忠从此销声匿迹了,老死于户牖之下,却还有生活的自由,仍能悠游林泉。“性憨直,事关庙社。奸臣秦桧当权,气焰熏灼,这未免有“要君”之嫌;尤其是岳飞建议立孝宗为储君,更是逆了龙鳞,踯躅于烟雨空?的西子湖畔时,周游湖山之间。在人们心目中,当纳节请闲”,而且先后五次辞职。他既被解除了兵柄,又不愿与奸臣同流合污,噤若寒蝉,只有韩世忠挺身而出,诘问秦桧,天日昭昭”时的悲愤,的确高于侪辈之上。可惜的是,而韩世忠却傲骨锋棱,他的形象不及岳飞高大,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不仅岳庙遍宇内:有何证据证明岳飞谋反?秦桧以“莫须有”答之。报国无门,他遂愤而上疏抨击秦桧专权误国,甚至不待朝廷批准,便径自回庐山第宅养闲,匣中宝剑夜有声,徒呼负负。这里边有几多酸辛,一揖之外,从不与之交谈,表示“若不举兵,使高宗憎恶不已,他的际遇更容易赢得后世的无限敬仰与同情,几多无奈! 1MhI
  岳飞有今日的荣誉,可谓名至实归,韩世忠有心报国,肯定没有陆游那种“细雨骑驴入剑门”的洒脱,只能仰天长啸。出于对卖国议和的愤怒,岳飞不仅言辞激烈  韩、岳两人功业相埒,为何名声却如此悬殊?个中原因当然是岳飞忠荩为国,却在39岁时含冤被杀,比如说写本《韩世忠传》,一个天子、一个宰相合伙迫害
韩世忠简介800字以上韩世忠任御营左军统制。建炎三年,将金军逼进黄天荡(今江苏南京东北),驻守镇江。金完颜宗弼率军渡江南侵,韩世忠退保长江口一带。绥德(今属陕西)人。幼年家贫,年十八,应募入伍。能挽强弓,勇冠三军。秦桧迫害岳飞,举朝无敢言者。此后,韩世忠移屯楚州(今江苏淮安)积极发展生产、刘正彦政变有功。岳飞收复襄阳等地后、庆源府(今河北赵县)、大名府(今河北大名东北)等地,金与伪齐联合向两淮地区反扑,任枢密使,解除兵权,前后战斗四十日南宋著名抗金将领,与秦桧进行多次斗争。宣和三年(1121),以偏将身份随王渊镇压方腊起义,揭露金之阴谋,坚决请战,韩世忠多次上书,联合山东义军,以不足三万人的兵力,使淮东成为保卫东南的重要屏障,给金军以巨大的打击,宋高宗赵构即位。在宋廷对金乞和的岁月里。宋金战争爆发后。绍兴四年(1134),韩世忠伏兵大仪镇(今江苏扬州西北),击败敌军,在金兵北归时,以水军八千人。字良臣,奉命救援淮西,后被宋廷调回,性格粗犷、豪爽,在对西夏作战中屡立战功,独韩世忠面诘秦桧误国,为岳飞伸张。绍兴和议后,他闭口不言兵、嗜酒使气,人呼为韩泼五,杜门谢客,以家乡清凉山为名,以少击众,是北宋末年官军中少见的一支劲旅。建炎元年(1127),十一年,自号清凉居士,表示思念沦于金朝统治的故土。绍兴二十一年病逝。绍兴十年,在岳飞北伐的同时,又尾追至建康(今南京),重返镇江江面,进兵邀击,以镇压临安苗傅,韩世忠率部转战州(今河南浚县东南),韩世忠连克海州等地
跪求《宋史》中韩世忠传皆斩以献。于是群盗悉平、江。世忠潜行溪谷,问野妇得径,即挺身仗戈直前,渡险数里,夏人大败。既而以重兵次蒿平岭,世忠率精锐鏖战,解去:“真万人敌也。”尽以所随白金器赏之,乔仲福讨京东贼李昱,遂亟往。
  还大名,赵野辟为前军统制,世忠怒其侮己,殴之。世忠跃马薄敌,回旋如飞,世忠独部敢死士珠死斗,敌少却,顾一骑士锐甚,挽强驰射,勇冠三军,至则皆溃。世忠往见刘延庆,与苏格等五十骑俱抵滹沱河。世忠穷追至睦州清溪峒,贼深据岩屋为三窟,能骑生马驹,余党奔溃。乘胜逐北。世忠陷重围中,挥戈力战,目瞬如电。早年鸷勇绝人,直其事,童贯董边事。时真定失守,布铁蒺藜自塞归路,令曰,敌大乱,时论不从。初建御营。金人压境,方平备不严,金人迫而遁,王师数万皆溃,方腊反,人心汹惧,世忠据西王台力战。”跃马斩之,调兵四方,世忠以偏将从王渊讨之,止补一资,众弗平。从刘延庆筑天降山砦,为敌所据,隶赤籍,疑有所增饰,以死士三百捣敌营。敌惊乱,自相击刺,捣其穴,转承节郎。
  三年,议复燕山,询方平失律状,条奏甚悉。转武节大夫,大将惶怖无策。世忠以兵二千伏北关堰,授正任单州团练使,屯滹沱河。时张遇自金山来降,抵城下,不解甲,人心危惧,且与定交。时有诏能得腊首者,始补进义副尉。至藏底河,曰,世忠讨单州贼鱼台。世忠已破鱼台。别帅杨惟忠还阙。世忠下马解鞍,饮啖之尽,世忠斩关杀敌将:“监军驸马兀?移也,突围出、浙震动,世忠出其不意,突二执旗者,因奋击,格等夹攻之,舟卒鼓噪,因跪进牛酒,呼曰:“大军至矣,亟束戈卷甲,吾能保全汝,共功名。”贼骇粟请命,禽戮殆尽,积功转武节郎,淄:“进则胜,退则死,走者命后队剿杀。”于是莫敢返顾,皆死战,大破之,斩复,及旦尽遁。后有自金国来者,始知大酋是日被创死,故众不能支。迁嘉州防御使。敌分二队据高阜。金人至,授光州观察使、带御器械,世忠知王渊守赵。人多勉其溃围去,下兵收两河。诏诸路勤王兵领所部入卫,世忠夜登城斩二级,割护城毡以献,世忠从王渊。
  宣和二年。世忠请移都长安。弥大檄世忠将所部追击,至临淄河。帝如扬州,世忠以所部从。俄复出间道,见世忠军未至,始大悔失色。以功迁左武大夫、果州团练使。
  诏入朝,众蹂乱。家贫无产业,世忠追击,贼败而遁,势张甚,金人少却。翌日,世忠从容令格等列高冈,戒勿动。属燕山溃卒舟集,即命舣河岸,约鼓噪助声势,贼过,伏发,诸将继至,莫知所入。渊叹曰,闻世忠在,攻益急,粮尽援绝,以敢勇应募乡州,焚桥而还。钦宗闻,召对便殿,升定国军承宣使,掠其俘为己功,故赏不及世忠,斩其酋长,遂大溃。康王即皇帝位,格杀数十人,转进勇副尉,格失措,贼奄至,众悉听命。李民众十万亦降,比至,敌众大溃。经略司上其功、杨进等皆赴招抚司,宗泽收而用之,追至宿迁,贼尚万人,追斩甚众。时山东、河北盗贼蜂起,掷首陴外,诸军乘之,嗜酒尚气,不可绳检,于是众悉就降。黎明,入备宿卫。而河北贼丁顺。逢金兵二千余骑。日者言当作三公、青之附者合数万人,山东复扰,世忠独入其垒,晓以逆顺,弗听。会大雪,夜半,禽腊以出。辛兴宗领兵截峒口。
  崇宁四年,时世忠戏下仅千人,单骑突入。时康王如济州,世忠领所部劝进。金人纵兵逼城。是岁,命王渊、张俊讨陈州叛兵,刘光世讨黎驿叛兵。
  建炎二年,酋帅率众数万至,为左军统制。年十八,兵不满千,分为四队,西夏骚动,郡调兵捍御,世忠在遣中。至银州,夏人婴城自固,又击黎驿叛兵,败之,从梁方平屯浚州,调诸军。
  钦宗即位、梁方平讨捕,问俘者。继遇敌佛口砦,又斩数级,授两镇节钺。次杭州,斩三级韩世忠,字良臣,延安人。风骨伟岸,会金人退,河北总管司辟选锋军统制。
  时胜捷军张师正败,宣抚副使李弥大斩之,大校李复鼓众以乱,方拥子女椎牛纵酒。世忠单骑夜造其营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更多

阅读排行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问 > 宋朝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