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曾是林彪老师

发布时间:2018-10-25 16:37:04 作者 : 看见历史

<a href=/zrenwu/77695.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陈赓</a>曾是林彪老师 最受<a href=/zrenwu/77661.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蒋介石</a>青睐

本文摘自《蒋介石的枪杆子—从黄埔军校到黄埔系》 作者:张雄文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9

“黄埔三杰;陈赓:最受校长蒋介石青睐

徐向前、林彪之下的中共黄埔生,当首推陈赓。但黄埔军校的陈赓,名气远远大于徐向前与林彪,也最受校长蒋介石青睐。

首先,陈赓是鼎鼎大名的“黄埔三杰;之一。

1903年2月,陈赓生于湖南湘乡,小徐向前两岁,长林彪四岁。

他早年人生履历异常丰富,当过四年湘军的小兵,做过铁路局办事员,认识中共“一大;代表毛泽东与何叔衡、早期活动家郭亮,1922年便加入中共组织,是年轻的“老;党员。

1924年1月,已经被程潜湘军讲武堂录取的陈赓,退学转而报考黄埔军校,一举首登“龙虎榜;,被编入第一期第三队。对陈赓个人而言,这是一次十分明智的选择。否则,他的人生传奇也就平淡许多。

因为陈赓入校前有着中共党员、知识分子、有实战经验的士兵三重身份,见多识广,性格又诙谐幽默,因而在军校十分活跃,敢作敢当,是同学中的模范人物。军校里“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陈赓的腿;并称,号称“黄埔三杰;。

陈赓曾是林彪老师 最受蒋介石青睐

陈赓是林彪的黄埔老师 曾救过蒋介石的命

作为中共党员,他理所当然参加了周恩来领导的“青年军人联合会;,与“孙文主义学会;的同学胡宗南、李仙洲动过手,称得上是最早与蒋介石的黄埔系“打仗;的人之一(陈赓与胡宗南其实私交很好)。

1924年11月毕业后,陈赓没有被分配到教导团,而是留校工作,担任第二期入伍生队连长。黄埔系后来升官最快的一期同学胡宗南,当仅仅担任少尉见习,随后才升为排长。一期同学杜聿明与徐向前则很快被派往北方的冯玉祥部队,错过了黄埔学生军许多精彩的篇章。

不久,陈赓相继担任第三期步兵科副队长,第四期步兵科第一团第七连连长。林彪后来考入军校第四期,被编入步兵科第二团第三连。他们两人虽不是直接的师生,但完全可以说,陈赓是林彪的黄埔老师。

其次,陈赓救过蒋介石的命。

1925年10月,黄埔学生军第二次东征时,蒋介石将陈赓的连队调为东征军总指挥部护卫,直接负责他的安全,足见他对陈赓才干的器重。不久,陈赓临危不惧,在华阳战斗失利,陈炯明部将林虎部队如潮涌来时,他将负伤的蒋介石背离险境。

蒋介石感叹说:“什么是黄埔精神?陈赓就是黄埔精神。;

蒋介石用特殊方式“报答;陈赓救命之恩

陈赓的能干加上没齿不忘的救命再生之恩,令蒋介石一直试图收为己用,予以精心培养。如果说蒋介石将军校的林彪看作“当代韩信;,如何试图收归己用属于后人穿凿附会的话,陈赓则的的确确被蒋介石拉拢过。甚至蒋介石请黄埔将领吃饭,也常喊学生辈的陈赓作陪。

但陈赓有自己的坚定信仰,又是有组织的人,蒋介石的期待最后落空了。1926年9月,陈赓受中共委派,秘密离开广州前往苏联。

蒋介石尽管未能“收复;赏识不已的陈赓,但也并不“逆我者亡;,不似对同为第一期中共黄埔生刘畴西等人那么怨恨,必欲除之而后快。

陈赓后来于1933年3月在上海被捕,正在南昌“围剿;江西苏区红军的蒋介石,随即电令将陈赓带往身边。他先让黄埔一期学生以同学之情劝降,随后又亲自上阵,许以师长或者南京卫戍司令之位。当时,他最宠信的胡宗南也仅为第1师中将师长。

但陈赓均不为之所动。蒋介石也没有特别为难陈赓,还交代手下:“好好给他治伤。;随后,宋庆龄与中共地下党积极进行营救。

蒋介石原无杀陈赓之意,很快便将陈赓由监禁改为软禁,后来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中共地下党将陈赓解救而去,算是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报答;了陈赓过去的救命之恩。

陈赓在蒋介石堪比阎罗殿的监狱中安然脱险

同为黄埔一期的中共学生,蒋介石后来对刘畴西就没有这种“仁慈;。

刘畴西也是黄埔一期生中响当当的人物,毕业后被分配到教导1团3连担任党代表,后来还当了蒋介石亲自任会长的黄埔同学会总务科长。在中共队伍里,他参加过南昌起义(与陈赓一样任营长),先后担任红21军军长、红10军军长、红10军团军团长,1934年8月1日荣获二级红星奖章。

1935年1月,刘畴西在江西东北的怀玉山负伤被捕。蒋介石虽不曾亲自出马,不过也曾委派当年的黄埔教官顾祝同与其他黄埔老同学前往狱中劝降。在刘畴西意志坚定,视死如归时,他随即指令将刘畴西杀害于南昌。

陈赓在蒋介石堪比阎罗殿的监狱中走过一回又安然脱险,但他从黄埔军校离开后,所走之路一直没有徐向前的顺畅,更无林彪较早走上井冈山,因支持毛泽东而几乎受到终生格外倚重,有着一个又一个上好展示平台的人生机缘。

此外,徐向前与林彪基本上待在根据地,始终与自己指挥的部队在一处。随着根据地与部队的扩大,他们积累的战绩也容易为人所知晓。陈赓则总是“挪窝;,近似“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到后来便与徐向前、林彪上下异位了。

陈赓挪过四次“窝; 当情报科科长营救过任弼时

他主要挪过四次“窝;。

第一次是上海。

1927年2月陈赓从苏联回国后,参加了中共“打响第一枪;的南昌起义,任贺龙第20军3师6团营长。林彪时为叶挺第11军25师73团连长,陈赓依然是林彪的上级。但南昌起义失败后,陈赓没有如同林彪一样跟随朱德上井冈山,而是辗转经香港去了上海。

1927年11月,陈赓被任命为中共中央特科下辖的情报科科长,李克农、钱壮飞等著名的情报战线人物都曾是他的部下。他一干就是近四年,成效显著,威震上海滩,先后处决了出卖政治局委员罗亦农的何家兴、出卖政治局委员彭湃的白鑫等中共叛徒,营救出时为中央委员、后来与毛泽东等人并称中共五大领袖之一的任弼时。

第二次是鄂豫皖苏区。

1931年9月,因陈赓的直接上级、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处于险境的他被迫离开情报科,被派往鄂豫皖苏区,先担任红四军的团长,不久升任红12师师长,重新开始统兵作战。但“先到为君,后到为臣;,早他两年被派到这里的徐向前,此时已百炼成钢,担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兼红四军军长,成长为令蒋介石头痛不已的方面军统帅。

第三次是南京。

1932年9月,已升任红四方面军参谋长的陈赓在新集西北胡山寨战斗中,不幸右腿膝盖处负重伤。因部队终日转移,不断颠簸,他的伤势越来越严重。不久,他被上级安排离开红军部队,前往上海医治。

上海的医疗条件为鄂豫皖苏区不能比,陈赓的腿伤很快痊愈,上级于1933年3月决定,将陈赓派往江西苏区工作。但就在离开上海的前一天,陈赓被叛徒告密被捕。随后,他在南京的监狱、法庭待了一段时间。

第四次是江西苏区。

1933年5月,从南京脱险的陈赓被安排到江西中央苏区,参加了红一方面军,从此才安顿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离开这支部队。他没有被委派为前线带兵将官,而是担任红军第一步兵学校(即彭杨步兵学校)校长。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战略转移,红军第一步兵学校与红军大学、公略步兵学校和特科学校的学员组编为红军干部团,陈赓担任团长,率部跟随红一方面军主力长征。

此时,林彪为红一方面军主力红一军团(下辖3个主力师)军团长,位在陈赓之上。

陈赓唯独与林彪有过多次战略战役见解分歧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陈赓才重新回到主力部队任职,就任由红四方面军31军改编而成的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长(相当于红31军军长)。他的军事指挥才干也得以充分发挥,率部征战太行山,随后又转战于鲁西北、冀南、豫北等地。

不过,陈赓军旅生涯最为精彩的篇章还是解放战争时期。

从1946年7月开始,他的陈谢(谢富治)大军一直被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当作一支次规模的方面军使用,先后配属给西北野战军(晋绥野战军)、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晋冀鲁豫野战军)、东北野战军(时已改称第四野战军)等四个大野战军的统帅彭德怀、粟裕、刘伯承、林彪指挥,战绩辉煌。

陈赓不管是归军界元老彭德怀、刘伯承,还是后起之秀、时为华东野战军负责战役指挥的副司令员粟裕统一指挥,都不曾有过争论,却唯独后来与黄埔学弟林彪有过多次战略战役见解的分歧。

1949年5月28日,毛泽东命令陈赓的第四兵团(即过去的陈谢大军)归林彪的第四野战军指挥,参加对有“小诸葛;之称的白崇禧的作战。

陈赓和林彪的三次争论:“官司;打到了毛泽东那里

过去的部下成为上级,陈赓对这一角色转换并未介意。事实上,1947年12月至1948年1月,他被毛泽东指令配属华东野战军统帅粟裕指挥时就经历过一回。

粟裕与林彪同年,南昌起义时仅为总部警卫班班长,也可以说是陈赓的老部下,但1947年12月,为进行平汉路战役,毛泽东致电主持华东野战军总部工作的华野副司令员粟裕,授予他指挥同处中原战场的陈赓部队职权:“提议由粟亲率[一、三、四、六等4个纵队]南下与陈谢会合,并归粟统一指挥,沿平汉向南直迫武汉;。 20天后的1948年1月10日,毛泽东再次电示粟裕:“陈谢及十纵、十二纵受你们指挥,你们应当放胆指挥。;

陈赓在粟裕指挥下,与华东野战军协同作战,取得了歼灭蒋介石4.5万余人,攻克许昌等50余座城镇的大胜利。

陈赓归属林彪指挥后,强调红一方面军主力发展而来的四野是老大哥,红四方面军31军发展而来的第四兵团应当尊重他们。

尊重归尊重,但遇到关乎战役大局的分歧时,陈赓也毫不避嫌一味迁就,三次予以据理力争,最后“官司;都打到了毛泽东那里。

第一次是1949年7月。

其时,林彪将指挥部设在郑州,指挥四野主力攻打湖北的宋希濂集团,陈赓则率军进到江西樟树镇。林彪电令陈赓于7 月中旬渡赣江经宜春,进入湖南醴陵、衡阳、株洲一线,准备与白崇禧的主力决战。

陈赓认为,这一部署形同撵鸭子,抓不住白崇禧的主力。他复电林彪,建议第四兵团迂回广东,搞大包抄。林彪不同意,坚持按原计划行动。

陈赓随即直接致电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一边陈述自己的意见,一边表示准备随时执行林彪的作战计划。

不久,毛泽东回电明确支持陈赓,否决了林彪的部署。他致电林彪,指出应采取远距离包围迂回方法,以掌握主动。与此同时,他明令陈赓:四兵与15兵团(兵团司令员邓华)两个军由陈赓指挥,经赣州进军广东。

陈赓不同意林彪方案 与叶剑英联名复电林彪并报毛泽东

第二次争论是1949年10月。

此时,林彪正在指挥衡宝战役,陈赓则率军进至广东韶关、清远地区,离广州已经不远。林彪于10月10日致电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建议陈赓兵团即由现地沿公路直向桂林、柳州前进,借以增大消灭桂敌的力量。目前似应以集中兵力歼灭白兵力为主。否则,今后兵力分散各省,而敌兵力反形成集中,致使战局甚为拖延。;

也就是说,林彪准备暂缓攻打广州。

毛泽东很快回电予以批准,令林彪“请即令实施;。林彪随即向陈赓下达了西调的命令。

但陈赓不同意这一方案。他第二天与叶剑英联名复电林彪并报中央军委与毛泽东,认为:“四兵团不如直下三水,打下广州后不停留地用水陆运输,经梧州直取南宁。;

他的理由是,广州的国民党守军增加了胡琏兵团,如果第四兵团不参加攻打,攻城时间肯定拖长,而四兵团立刻向桂林、柳州前进,也因为路远赶不上,结果将使“两头失当;。

毛泽东权衡之后,最后又同意了陈赓的建议。他于10月12日两次致电林彪,先是命令“目前数日内陈赓兵团以就地停止,待命为宜;,随后又明确指令,陈赓兵团与邓华兵团“仍继续向广州前进;。

不久,林彪放弃了西调陈赓第四兵团的意见,同意“在对粤敌企图未判明和我军能否抓住敌人未得证实以前,陈、邓两兵团目前仍继续照原计划向广州前进。;陈赓随后率部迅速攻克了广州。

林彪复电陈赓“我之战役决心已下,不能更改;

第三次争论发生于1949年11月。

此时,白崇禧正集结主力准备从雷州半岛打开一条通向海南岛的出路。林彪考虑到白崇禧集团兵力雄厚,陈赓的第四兵团一时吃不下,而非白崇禧嫡系的鲁道源兵团正孤军于运动途中,因此决定先解决鲁道源。

他作了详细的作战部署,将陈赓的第四兵团各军都分配了具体的任务,随后于11月22日电 告陈赓,最后说:“盼我各部坚决执行此移动命令,不得停止于南面地区。;

陈赓认为,鲁道源兵团离第4兵团较远,往来奔袭费时费力,有可能贻误战机。不如集中兵团主力守住廉江,切断白部向雷州半岛的逃路。他复电林彪,一方面表示“我们坚决执行;,但同时也陈述了自己的几点理由,提议“就现态势首先求得歼灭张淦兵团,然后再歼灭鲁道源兵团;。

统率四个兵团近百万大军的林彪,面对部下一而再再而三的异议还是第一次。他对陈赓个人是否有“看法;已无从知晓,但他于11月23日复电陈赓,说“我之战役决心已下,不能更改;。

陈赓对自己的建议同样充满信心。他再次致电林彪并报中央军委与毛泽东,建议“以(四兵团)14、13两军钳制敌3 兵团及粤敌,以确保廉江。;他认为,如此部署,“不但鲁(道源)匪可以就歼,张(淦)匪不能逃走,亦可获歼。;

陈赓回忆录《在祖国南部边疆的三次追歼战》直指林彪

毛泽东也又一次支持了陈赓,但也给林彪留了余地。他致电林彪并告陈赓,说陈赓所率四个军“主力似不要进入广西境,即在廉江、化县、茂名、信宜之线布防,置重点于左翼即廉江、化县地区,待敌来攻而歼灭之。;

因有毛泽东的指令,敌情不久又有变化,林彪最终同意陈赓的建议。不久,白崇禧集团除3万余人退入越南外,其余被全歼。

10年后的1959年,重病在身的陈赓写了回忆录《在祖国南部边疆的三次追歼战》一文,其中说:“回忆这一战役深感毛主席的伟大。当时有人提出了另外一种部署。这种部署是违背毛主席的战略方针的。如果按这种部署,白崇禧集团就会从雷州半岛逃跑了。;

这个“有人;,自然指的是时为中共中央7个常委之一、军委第一副主席兼国防部长、依然备受毛泽东信任与器重的林彪。也因为这一缘故,这篇敢于直面真相的回忆录,直到20年后才得以在《人民日报》公开发表。

此时,身败名裂的林彪已去世8年,而陈赓更是已英年早逝18年。

1949年10月建国以后,陈赓先后担任军事工程学院院长兼政委、副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61年3月因病辞世。

关于陈赓曾是林彪老师相似内容